点击关闭

家庭青年-应重视农村年轻夫妻离婚率上升及其可能引发的社会问题-广州新闻直播

  • 时间:

蔡依林版朱碧石

半月談記者:許晉豫

一些基層法官、婚姻調解員建議,農村青年的婚姻大事應「拉長戰線」,將婚姻建立在男女雙方相對成熟、互相了解、擁有一定感情、願意共同承擔家庭責任的基礎上。政府及相關社會組織應通過各種方式對農村備婚青年進行「婚前輔導」,幫助他們增強婚姻的穩定性。

與城市相比,農村作為典型的熟人社會,曾將離婚視為「另類」。但半月談記者最近走訪時發現,農村80后、90后離婚率呈升高趨勢,婚姻「保質期」縮短。

「一個月的婚姻坑慘了一家人」

尤芳說的情況並非個例。寧夏某縣去年訴訟案件的三分之一左右為離婚案件,達1100多件,其中80后、90后離婚案件佔比約60%,而農村年輕夫妻離婚案件佔全縣80后、90后離婚案件的三分之二左右。多位基層法官反映,近幾年,農村年輕夫妻離婚案件數量呈上升趨勢。

「以前大家都覺得離婚是件丟人的事,現在已經見怪不怪了。我家親戚就有兩對小年輕離婚的,結婚時間都沒有超過3年。這樣的『快餐式婚姻』越來越多了。」寧夏吳忠市鹽池縣農民尤芳(化名)說。

不少基層幹部提出,應加強對農村離異家庭兒童的關愛。農村離異家庭兒童,包括進城務工離異家庭兒童,大多由老人照看,他們作為特殊弱勢群體,除了父母關愛,也需要學校、社會組織等的關懷、幫助,防止他們誤入歧途。

部分因相親結識並「閃婚」的農村年輕夫妻因婚前雙方了解不夠,或婚後兩地分居而產生感情問題。寧夏石嘴山市平羅縣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何志兵說,有些離婚案件中,女方提出缺少關愛,但現實可能是男方要養家就得外出工作,要長期陪伴就難以養家,是兩難的選擇。

離婚「雙輸」的結果讓女方也深受其害。半月談記者採訪了解到,寧夏不少農村年輕夫妻因男方家暴、染上賭博等惡習而離婚,個別離婚案件中還出現了男方要求女方支付「分手費」的現象。

吳忠市同心縣農民周娟(化名)大兒子4年前結婚,半年後離婚。如今周娟的大兒子仍未成家,而當地彩禮已從4年前的5萬元左右飆升到現在的13萬元左右,這使得全家人壓力陡增。「農民收入有限,彩禮又一直上漲,越拖越娶不起,真把我們頭髮都給愁白了。」周娟說。

與此同時,農村年輕夫妻離婚後,因經濟條件有限或再婚等因素,孩子往往交由老人看管。何志兵說,夫妻離婚之後再婚,孩子得到的關愛會更少,加上原生家庭破裂的影響,孩子容易出現心理問題,嚴重的可能會引發未成年人犯罪。

基層婚姻調解員和多數群眾認為,應重視農村青年離婚率上升這一現象,尤其需要關注農村年輕夫妻離婚後其子女的撫養、教育等社會問題,並加強引導,逐漸轉變社會風氣,助推鄉風文明建設。

以前離婚丟人,現在見怪不怪

農村夫妻離婚原因複雜,但最主要的是經濟問題和感情問題。寧夏部分農村彩禮較高,結婚花費大、欠債多,給家庭造成沉重負擔。部分男青年婚後缺乏責任感,導致家庭收入有限,加上一些女青年進城后產生攀比心理、物質需求增多、家庭開銷大,一些年輕夫妻因經濟壓力較大而產生矛盾。

同時,持續加強鄉風文明建設。通過宣傳引導,以更大力度抵制高價彩禮,幫助農村青年樹立正確的婚戀觀,增強婚姻責任感,逐漸轉變社會風氣。

半月談記者在採訪中發現,法院審理的90%左右離婚案件,均由女方提起訴訟,這在農村年輕夫妻中表現得更為突出。基層法官直言:「娶個媳婦掏空了一家子,不疼人也得疼錢。」

「去年8月份我被聘為婚姻調解員以來,一共調解了80多對夫妻。其中,進城務工、結婚5年左右的農村年輕夫妻居多,有孩子的年輕夫妻容易調解,沒孩子的比較困難,20%的調解成功率已經是很高了。」基層婚姻調解員李玉芳說。

讓農村婚姻的「節奏」慢下來基層法官、婚姻調解員及群眾普遍認為,應重視農村年輕夫妻離婚率上升及其可能引發的社會問題,並通過引導教育,扭轉社會風氣,助推鄉風文明。

原標題:以前離婚丟人,現在見怪不怪!農村青年「快餐式婚姻」蔓延

此外,農村夫妻離婚後,男方再婚難度高於女方,要承擔更多的精神壓力。4年前,鹽池縣農民王建國(化名)的小兒子結婚約一個月便因女方原因離婚,儘管女方退還了彩禮等,王建國一家仍然損失了10萬元左右。更重要的是,因離婚「壞了名聲」,頭婚的找不上、找二婚的不甘心,王建國的小兒子至今仍未成家,「一個月的婚姻坑慘了一家人」。

因離婚案件,寧夏部分地區曾出現男方自殘的現象,在極端情況下甚至會發生命案。

今日关键词:何超莲探班窦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