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产业识别-虚假流量主要分为“刷量”和“黑公关-第一时间新闻

  • 时间:

赵丽颖将补办婚礼

「殺豬盤」、小額貸款詐騙、退單詐騙,正在成為目前最流行的網絡詐騙類型,而以刷流量和黑公關為代表的虛假流量,已然形成規模化、鏈條化的網絡黑產。

「殺豬盤」騙局網絡賭博並不是一個新話題,比如棋牌類、捕魚類、私彩、體育類賭博等等,但最近,網絡賭博開始呈現新趨勢和新特點。

據了解,不少團伙選擇把公司設立在境外,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方便把金額拆分,利用境外賬戶洗白。

刷量操作手法和產業運作方式多種多樣。

技術組負責提供技術支持,包括搭建博彩網站、控制博彩中獎概率、修改勝負概率等。當受害者難以抵擋賺錢的誘惑,騙子便會發去事先準備好的虛假賭博網站,並通過一些甜頭取得受害人信任,直到受害人加大下注,賭博網站便會出現系統更新、無法提現等提示,騙子失聯,受害者往往這時才恍然大悟。

但人工刷量也有天然的弱點,人流量不定、人為操作效率比較低、成本比較高。在對流量需求快速增長的情況下,就會出現大量的遊走在法律邊緣的刷量平台,主要結合了硬件、軟件以及群控等,可以海量、高效、自動地進行刷粉、刷量、打榜以及轉發,貼合黑產的需求。

貓鼠遊戲互聯網平台與黑產對抗,是一場場不斷變化的貓鼠遊戲。

張寶峰告訴記者,從政府監管的角度,虛假流量涉及的主管部門眾多,專業性強、取證難度大;從法律層面,虛假流量同時涉及《民法》、《刑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網絡安全法》等法律及行政法規,其是否涉嫌構成民事欺詐、不正當競爭、非法經營、計算機犯罪、詐騙犯罪等法律問題,都還需要有更加清晰的認識。這需要司法部門、監管部門統一認識、釐清問題、嚴格執法,以及與銀行、運營商、互聯網平台等等形成合力,方能從根本上剷除這一非法產業存在的根基,還公共輿論空間一片清明。

以文章開頭為例,涉及詐騙的洗錢團伙劉某某、張某某、潘某某等六人已被桂林市七星區人民檢察院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批准逮捕。

這種新興的網絡騙局被業界俗稱 「殺豬盤」。騙子的目標是成年單身女性,這些受害者被稱作「豬」,建立戀愛關係的過程稱作「養豬」,各類交友應用稱為「豬圈」,聊天工具稱作「豬食槽」,一套培養感情的劇本稱為「豬飼料」,「屠夫」步步下套,最終「養肥」的受害者走向愛情的「屠宰場」。

騰訊安全專家施秀雲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網絡賭博的趨勢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在這背後,「買賣流量」已經是「飯圈」里公開的秘密。

  利益驱使下,虚假流量导致了劣币驱逐良币、互联网信用体系受损,用户薅羊毛导致平台利益受损,还可能进一步引发所谓的“网络黑公关”。

二是現在資金流轉的複雜化,賭博團伙不會把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裏面,而是採用多種支付渠道,包括銀行轉賬、第三方支付等分散到各個平台,還包括遊戲點卡的支付、話費卡、禮品卡等。

  据网络安全专家介绍,虚假流量主要分为“刷量”和“黑公关”,经营者或流量造假者通过自动化或者组织人工等作弊手段,为了不法利益而制造虚假数字。

據不完全統計,各種刷量平台在我國總共超過一千多家,其中規模和數量佔頭部的100家每個月的流水超200萬,暴利顯而易見。受利益驅使,國內刷量產業鏈上的人員規模累計達900多萬。

其中,资料组负责获客,在网络上搜寻“猎物”;

而類似於「殺豬盤」的騙局,近年來在多地上演。其模式最開始往往通過社交軟件和受害人聊天,這和人際正常交友模式非常類似,因此很難防範。如何從更深層的特點尋找黑產的特徵,還需要互聯網平台、警方等多方努力與聯動。

誰在操縱虛假流量?近日圍繞在流量明星蔡徐坤和周杰倫之間的「超話」大戰,令做數據、打榜等流量話題再次被提及。

目前,不少互聯網平台已經形成一套打擊網絡賭博的經驗做法,例如充分發揮網民的力量,進行在線舉報,共同參与到賭博的綜合治理中。

一個最新的手法是人工刷和機器刷相結合,俗稱「掛機刷」。通過人際網絡渠道搜集、雇傭、租賃大量的真實賬號,將這些賬號與下游的刷量平台相對接,通過刷量平台自動進行刷粉、轉發、打卡以及點贊、打榜等,相互結合實現了效率和成本的結合。

而虛假流量之所以橫行,是因為虛假流量的相關環節,已經產生了「上癮式」的流量依賴。黑產製造流量獲取利益,流量需求方憑藉流量吸引資本或輿論的關注,資本、輿論依靠流量賺錢更大的利益,其治理難度可見一斑。

  以“杀猪盘”为代表的网络赌博,撕开了网络黑产的冰山一角。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第一財經資訊。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而此時,洗錢組早已負責將騙來的錢「漂白」成可用於流通的正常款項。

「這種人工的刷量實際上含金量非常高,甚至包括很多粉絲打榜都這樣通過大量的人工來製造出來流量,這種人肉的流量具有真實的IP、機器甚至真實的賬號,互聯網產業公司利用技術很難識別。」 騰訊網絡安全與犯罪研究基地的高級研究員張寶峰告訴記者。

此前世界廣告主聯盟 WFA 曾公布預測數據,若不採取措施,2025 年虛假廣告花費將高達 500 億美元。

還有互聯網平台根據用戶的舉報還有大數據的風控識別,主動輸出一些線索識別給公安機關進行跨境網絡賭博的打擊,以及通過惡意賭博網站的識別和積累建立了號碼的庫和網址以及有害賭博程序,根據海量的計算和存儲的積累,進行數據建模,提升對黑產的打擊能力。

三是賭博和其它犯罪的結合。在黑產界,黃賭不分家,不少色情資源和盜版播放軟件上往往顯示賭博網站的廣告,其實這些網站最大的收入來源就是背後的賭博。

從虛假流量的黑產結構來看,社交業務類的流量黑產已經佔到了整個虛假流量黑產的1/3,是重災區,長視頻類位居第二,論壇內容類緊隨其後。

在「殺豬盤」騙局的背後,往往有完整的詐騙團隊和工作體系,大體上分為資料組、話務組(釣魚)組、技術組,以及洗錢組。

一是全鏈條向境外轉移,網絡賭博有引流、支付、技術服務、代理等多個環節,這些賭博團伙為了規避國內線下打擊,不少轉移到柬埔寨、越南和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

話務組負責打造完美人設和擬定情感經營相關話術,令受害人進入一張愛情編織的網中。在騙取受害者信任后,騙子有意透露自己有賺快錢的好方法;

最開始是通過代理IP和用戶登錄態模擬協議進行操作,但隨着互聯網公司的策略逐漸升級,不少論壇上出現了一些接單和派單的群組。金主在幕後,向公關公司發佈需求,公關公司根據需求來策劃話題、製造熱推,同時向外圍的網絡水軍、網絡槍手、雇傭媒體購買流量,通過這些網絡打手來炮製熱搜,或是放大競爭對手負面消息,或者斷章取義、編造謠言,打擊競爭對手,謀取不法利益。

而今年最火的,要數「殺豬盤」。黑產分子通過和受害人建立互相信任的關係,把對方拉到賭博網站或者進行一些投資理財,實施詐騙,而這些網站都是虛假的。

今年年初,她通過某知名婚戀網站認識了一名自稱來自廣東,從事軟件維護、開發工作的男子。聊得火熱的二人很快確定戀愛關係。不久,「男友」告訴她,自己能通過網絡平台賭博賺錢。感興趣的宋女士前前後後充值金額超500萬元,最終網站無法提現,男友人間蒸發,錢也打了水漂。但愛情,從未來過。

廣西的宋女士談了一場2個月的戀愛,價值500萬。

打個比方,虛假流量就好像「皇帝的新衣」,大家沒有勇氣戳破這個泡沫,反而都在這個產業鏈上各取所需。

2018年夏天,蔡徐坤一條微博「轉發量過億」,引發了一場關於明星賬號微博數據造假的爭議。要知道,在去年第三季度,微博日活躍用戶數量是1.95億。此後,上億次微博轉發量的幕後推手「星援」APP被查封,而這種刷流量的行為也被央視和人民日報等媒體曝光。

今日关键词:找到山东失联女生